• <menu id="eacaw"></menu>
    <menu id="eacaw"><u id="eacaw"></u></menu>
  • <menu id="eacaw"></menu>
    <input id="eacaw"><acronym id="eacaw"></acronym></input>
  • <input id="eacaw"><acronym id="eacaw"></acronym></input>
  • <menu id="eacaw"><u id="eacaw"></u></menu>
  • <input id="eacaw"><tt id="eacaw"></tt></input>
    <input id="eacaw"><u id="eacaw"></u></input>
    我要參展

    毛主席照片的高端比較制作

    分享:

    毛主席出席第一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制作最終版)。陳正青 攝


    我從事攝影工作40年,擔任中國攝影家協會展覽部主任10年,經手舉辦過大大小小展覽數百個,經手監制過的照片數萬幅,而這次制作毛主席在文聯一代會的照片經歷是最復雜,最艱巨的一次。
     
    1949年7月2日,第一屆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在北平舉行。毛澤東主席臨時決定出席大會,并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留下了這樣一張照片,是毛主席與文聯主席郭沫若、副主席茅盾、周揚在臺上的合影。毛主席和中國文聯的故事濃縮在一張照片上,這張照片意義非常重大。

    2019年是中國文聯成立70周年,要辦一個大型的展覽。當時我負責圖片搜集和整理工作。困難很多,很多歷史影像無從尋找,找到的也往往不夠完美。中國文聯歷史上曾使用了近70年的毛主席出席一次文代會的照片,首先是毛主席形象不突出,其次是有文聯領導是閉眼睛的。如此重大的歷史性瞬間,該影像既不嚴肅,也不客觀。這是令我們遺憾的地方,但當時也沒有辦法,就使用了這張照片。

    展覽開幕之后,領導和專家提出意見,希望能找到一張更好的記錄這個場景的照片。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李前光分析說,在這樣的場合下,不可能只有一位攝影師,應該還有其他人拍的照片。從前光同志對這件事的重視,我感覺到這張照片對中國文聯的意義非常大,這是為了對黨和國家,對新中國發展史負責,也是對文藝界前輩的尊重,同時也是我們攝影工作者對一個展覽,對影像的歷史責任。這是一張可以永久留在中國文聯的照片。

    在聯系了新華社和解放軍畫報等幾家中央級媒體機構之后,我終于在新華社找到了這張由攝影師陳正青拍攝的照片,毛主席的位置更重要,形象更高大,四個人表情都沒有瑕疵。兩個攝影家站的位置,一左一右,很近的距離,出來的照片就完全不一樣。

    通過審批之后,我們就去新華社購買照片使用權,按新華社的規定,我們得到的不是電子文件,是一張8英寸的黑白照片,不是暗房放大的,是用文件輸出的。拿回來以后,我馬上聯系辦展覽合作的廣告公司,讓他們掃描輸出一張,結果拿到樣片就覺得很粗糙,有點像資料照片了。

    前光同志對這張照片的呈現效果非常重視,指示我找到北京范圍內最好的幾家制作機構或個人。我分別找到了真彩圣影數字藝術工坊、光合映像數字影像工作室、北京雅昌彩色印刷有限公司、北京祥升行影像藝術微噴工作室、銳意網這幾家我所知范圍內影像制作輸出非常專業的機構。

    真彩圣影數字藝術工坊用德國CRUSE-285特大非接觸平板掃描儀進行掃描,有很大改觀,更具攝影作品的品質。之后我又找了以藝術畫冊印刷著稱的雅昌,他們用德國海德堡3900滾筒掃描,顆粒非常細膩,數字文件效果很好,但輸出效果一般,畢竟這種單件的作品輸出與畫冊印刷,理念和流程都有不同。

    我又找祥升行做了一幅,情況又不一樣了,照片精修得非常好,但似乎掃描效果(愛普生12000XL)還是雅昌更好,于是我就把雅昌掃描的電子文件發給祥升行精修后輸出,一看樣片,覺得達到我們的要求了。

    緊接著我又找到銳意,他們使用飛思數碼相機翻拍出來的文件,在40多寸的顯示器上看的時候,效果非常好,雖然有一點顆粒感,但是能夠接受,我個人認為它有傳統膠片的那種質感。


    在1949年舉行的第一屆全國文代會期間,郭沫若、茅盾、周揚、毛澤東(自右至左)在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上。在這次會上,郭沫若當選為全國文聯主席。林楊 攝


    最后,我又把這張小照片快遞給了光合映像,請他們制作一遍。使用柯達克里奧(智佳2型)這次的效果又是另外一個感覺。原來照片中的人臉比較“平”,并沒有“圓”起來,而光合映像修圖的效果,人物的面部更有立體感,整個場景的立體感也更強。照片中的金屬質感話筒,充滿時代氣息,由于拍攝時使用了閃光,看起來太亮,有的機構提出把它修掉,但這是歷史影像,當時的現場就是這個樣子,就應該真實還原。光合映像的技師調整后,保留了質感,又進行了局部壓暗,場景更自然。畢竟是在70多年前這么小的一張照片基礎上進行制作,我們覺得這張片子可以拿得出手了。

    經過中國文聯領導的最后審查,對照片總體比較滿意后,領導又提出新的要求,是否邀請著名黑白攝影大師段岳衡再次進行調整和修改。目前,段岳衡老師已欣然接受正在制作中。

    技術細節包含于對影像的理解中。一張歷史照片的制作,前前后后有很多要考慮的事情。前幾天,一位同事看了圖片對我說:“我去看了一個歷史文獻展,照片的馬賽克都快出來了,但咱們制作的歷史照片效果就特別好,所以搞攝影的和不搞攝影的,還是有一些區別。”其實我們最終看的是照片的效果,雖然我聯系的都是經驗豐富的專業機構,但其實很難說到底哪家是最全面的。我們自己平時也很難有這種機會拿著一張老照片,找這么多專業機構去做。但是這張照片的制作過程,讓我又一次認識到,攝影創作者對作品呈現效果要有要求,對制作過程,包括掃描、修圖、輸出,都要更加重視,不是說你拍得好,你就管拍,后期制作全都交給別人弄,那也是專業性不足的一種體現。

    這張照片制作過程中的所有樣片,都是珍貴的檔案。我會把資料全部移交中國文聯存檔。通過這次制作而引發的思考也在此與攝影人分享。


    作者簡介:

    許志強,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原副主任。

     

    本網站及其公眾號為公益性網絡平臺,所發圖文僅供傳播信息、介紹知識、說明問題之用;相關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和作者。

    稿件一經選用,即視為作者同意本網免費將其使用于本網或與本網有合作關系的非贏利性各類出版物、互聯網與手機端媒體及專業學術文庫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權問題及其法律責任由作者自行承擔。

    了解更多動態,請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

    彩票平台